欢迎进入访问本站!

用“大韩民国”称呼对方,朝鲜放弃统一了吗?

国际新闻 2023-08-19 11:03:0385凤凰热门资讯小编015

近几年,朝鲜半岛南北两国的关系是越来越差了。

文在寅执政时期搞各种谈判和情感攻势,虽然看起来花团锦簇,但对于朝鲜最在意的经济援助项目却口惠而实不至,令朝鲜感到非常愤怒。等到保守派尹锡悦上台,连口惠都没有了,反而往美日极速靠拢,朝韩双方再次撕破脸皮。

前一阵子金正恩胞妹金与正又对韩国放了狠话。不过在这次的狠话中,却透露出一丝不平常的味道。

金与正副部长上个月发表两篇谴责美国空军侦察活动的谈话。在谈话中,她反复使用了“大韩民国”一词称呼韩国,包括“大韩民国联合参谋本部”、“大韩民国军方”等字眼。特别是其在谈话文章中对“大韩民国”加上了书名号,强调这一用法包含特定含义。

这可确实极为罕见。大家知道,半岛南北双方并不将对方视为合法存在的政权,为表政治正确,在内部从不用正式国名称呼对方。

因此这次朝方的措辞,给韩国人整得也有点蒙圈,韩国朝野有种声音认为这是北方政权放弃统一立场的表态。

朝鲜半岛两个国家分立已经有70年的历史,他们之间互相称呼的变化殊堪玩味。所谓“必也正名乎”,这事看起来“务虚”,但也实实在在是件大事。

如果拿历史做比,比如中国古代史上南北分立的南宋与金,国书上会用“宋国”和“大金”互相称呼,但私下里金把南宋叫作“江南”。这一称呼带有强烈的政治隐喻,因为当年北宋就把南唐叫作“江南”……南宋内部更为直接,就用“北虏”称呼金……

金一开始甚至在国书上就直接管南宋叫江南。绍兴八年,金熙宗命张通古为“诏谕江南使”,气得南宋官员哇哇直叫,差点儿闹出“外交事件”。两年以后,两国在河南、陕西一场大战。金使刘筈乘战胜之威南下,名头变成了更直接的“江南封册使”

二十年后,南宋孝宗皇帝锐意北伐,金国妥协,才将使者的名头改为“报问国信使”,南宋虽向金称侄,官方称呼总算从“江南”变为“宋国”,显示为独立而不相属的两国。

当代的南北朝鲜之间,也有这么一个历程,甚至比金与南宋的称呼变化更为曲折。

1948年,在美帝的支持下,李承晚在半岛南部悍然独立建政,造成了南北分裂。而1950年爆发的朝鲜内战由于美帝干预,半岛未能完成武力统一,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帮助下才最终守住半岛北部。从此,南北分裂的状态正式形成。

大家都知道,朝鲜一般管韩国叫南朝鲜,而韩国管朝鲜叫北韩。

但其实这都不是双方正式规定的称呼,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妥协的产物。在一开始,朝鲜把韩国叫作“共和国南半部地区”,而在韩国,朝鲜被称作“三八线以北五道地区”,简称“以北”。

而在私下里,双方则互相骂街,称呼对方为“北傀赤匪”“南方傀儡”……

不过在那个年代,由于朝鲜的政治民主、经济发展、军事实力、民心士气都远胜韩国,所以在称呼上也是朝鲜更为主动。

在李承晚时期,虽然韩国内部口头上高喊什么“北进统一”,还有对朝鲜“先统一,再建设”之类的口号,但那只是用来壮胆的,更别提以当时韩国的经济能力,连本国都建设不了,还怎么建设北方。

实际上李承晚当局极其恐惧北方重演1950年的“625式南下”。他们唯一能指望的保命神器,就是美帝的驻军而已。

这种张嘴吹牛B,私下里胆战心惊的状态一直维持到李承晚下野。比他脑子更为清醒的朴正熙不打算继续受罪,自从1965年权力逐步稳定后,就开始积极寻求与朝鲜方面接触。

能聊聊就多聊聊,总比突然挨打强啊。

但这一接触,就得解决一个称呼问题。1948年李承晚单独建政,1950年被人民军南下打击,南韩统治集团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开始暗中推行一套国族主义理论,就是只推动国民对“大韩民国”的认同,反对韩国社会中的泛韩民族主义思潮,将同族的朝鲜排除出国家认同之外。

也就是说,当时韩国统治集团内部是有一种“南独”倾向的。这更说明,韩国统治者非常清楚自己没有任何统一朝鲜的可能性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朴正熙无疑希望在对北接触中,让朝鲜正式承认大韩民国的存在,用大韩民国这个国号来称呼南方政权。

不过,理想很丰满,现实可不是一般的骨感。在秘密接触一开始,朝鲜就断然拒绝了这个提议,并表示,不使用“共和国南半部地区”来称呼南方,已经是充分考虑南方同胞情感了,使用正式国号?免谈。

韩国方面紧接着提出,希望在共同声明中使用“两国间关系”这个说法,也被朝鲜代表拒绝。

韩国的条件,只有两条得到接受,就是朝鲜承诺不使用武力推进统一,以及设立南北军事热线。就是这两条,也被朝鲜方面进行了修改,要求韩国方面声明,统一问题不得被外国干涉。

最后在南北共同声明中,双方的称呼使用的是平壤与首尔,两国间关系被改为民族内部关系。

在内部,朝鲜为表示善意,则放弃了“南朝鲜傀儡政权”以及“共和国南半岛地区”的称呼,改称为南朝鲜政权与南朝鲜。韩国也相向而行,在内部放弃了“北傀”以及“以北五道地区”的称呼,改为北韩政权以及北韩。

当然私底下还是照旧对骂……

更惊人的是当时朝鲜给出的和平统一方案,这份被称作“高丽联邦”的方案中,全部是朝鲜向韩国提出的要求,比如实现社会民主化、军事政权解体、废除《国家安保法》、允许共产党活动、驻韩美军撤军等。

甚至朝鲜方面还要求,统一后的高丽联邦议会中南北双方的代表必须相同。对于人口几乎是朝鲜两倍的韩国来说,这种代表比例显然算是吃亏了。

这和要求韩国投降没有什么区别。可以看出,那个年代朝鲜占据优势,称呼上由朝鲜主导,统一问题也是由朝鲜开价。韩国方面只有妥协让步的份儿,没有跟朝鲜讨价还价的能力。

可以说,那时的南韩,就好像绍兴年间的南宋,而朝鲜,就好像金国……

之后,事情开始起变化了。

1960年代,韩国经济开始腾飞,尽管在1970年代经历了石油危机,却又在1980年代迎来三低好况,一举冲上云霄,在1990年代成为准发达国家。

与韩国一日千里的发展正相反,朝鲜却在同时跌入谷底。1990年代初,随着苏联解体、东欧剧变,经互会组织瓦解冰消,朝鲜的外来投资与商品市场瞬间消失,国民经济几近崩溃边缘,甚至发生了“苦难行军”这样的惨剧。

一边是发达国家,一边是“苦难行军”,朝韩之间攻守易势。

正好双方在这一时期一同加入了联合国,而金大中上台后也开始推行阳光政策,南北之间的接触开始变得公开且频繁。

终于在2000年,经历诸多波折之后,南北双方开始推动首脑会晤。

这一推动首脑会谈,称呼就又成了一个问题。不过,那时朝鲜毕竟对韩国保持了几十年的压力,韩国统治集团对朝鲜的畏惧依然存在。尽管攻守之势已异,但韩国还是习惯性地不愿意在称呼问题上刺激朝鲜。

这时的半岛南北关系,处于一种麻杆打狼,两头害怕的状态。

在首脑正式会谈之前,双方在上海和北京多次接触,正式敲定,从此在双方正式互动的场合,用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”以及“大韩民国”的国号称呼对方,双方首脑也使用总统以及国防委员会委员长的正式职衔。

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小故事,在最初敲定的礼仪细节中,金大中虽然访问平壤,但是会省略掉鸣礼炮21响、奏国歌、检阅仪仗队等礼节。

因为仪仗队是持有两国国旗的军事单位,在外交惯例中,各国向来访元首或部长表示最高敬意时要举行仪仗队检阅仪式,向国旗致敬也被认为是对国家地位的认可。

韩国方面根据70年代接触以来的经验,认为朝鲜不会认可韩国的国家地位,所以肯定不会举办检阅仪仗队的仪式。

然而,当金大中的飞机在平壤机场降落,随行的统一部官员惊讶地发现,机场上赫然列着一个人民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!

韩国担心朝鲜不认可韩国的国家地位,其实这时的朝鲜同样担心自己的地位不被承认,所以才用仪仗队打了韩国方面一个措手不及。

殊不知韩方看到仪仗队喜出望外,金大中虽然没有准备,却也兴高采烈地走出去,与朝鲜第二代最高领导人并肩而行检阅了仪仗队。

于是,这种麻杆打狼两头怕的微妙局面,使得这个仪仗队风波以皆大欢喜结束,两边儿都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,回到家里还偷着乐呢。

可以说,这会儿的南北关系,在称呼上算是正式平等了。当然,朝鲜内部依然管韩国叫南朝鲜,韩国内部也管朝鲜叫北韩,以示不改变推进统一之心。

但在那之后,事情依然没有平静。

韩国尽管经历各种发展危机,但总体仍呈现上升势头,在后来的20多年中,甩开当年并称亚洲四小龙的中国台湾、中国香港、新加坡,奠定了发达国家地位。

而朝鲜虽然摆脱了苦难行军时期饿死人的窘境,但经济起色有限,加之美帝连年制裁,解决吃饱饭问题还是要依靠国际援助。

甚至在朝鲜一直相当重视的军事领域,双方的实力对比也在发生剧变。韩国有经济作为支撑,又有美帝作为后盾,常规军事力量发展迅速,已经成为了全球重要的武器出口国。朝鲜没有钱推动军事力量发展,陆军甚至仍然使用古老的T-34坦克……

南韩统治集团中的保守派美帝走狗们察觉到了这一实力变化,在主子的鼓励下,他们终于放下了对朝鲜的恐惧,开始扯出当年李承晚胡吹的所谓“北进统一”大旗,不承认朝鲜的国家地位,扬言要对朝鲜实行“东德式吸收统一”。

韩国保守派甚至寄希望“朝鲜突发事变可能导致统一不期而至”,朝鲜“崩溃论”甚嚣尘上。

李明博执政时期,不仅韩国统一部设立了为朝鲜半岛统一筹备财源的“统一缸”基金,而且李明博还在2012年7月16日亲自将自己的工资捐给“统一缸”。

2012年,朴槿惠当选总统,上任后便表示,“半岛统一是一定要实现的”,希望朝鲜居民也能像韩国人一样“享受自由与幸福的生活”。为此,朴槿惠设立青瓦台直属机构“统一准备委员会”,并亲自担任统一准备委员会委员长。

甚至就连韩国统治集团中主张“对北友好”的进步派,也隐约以“上国”姿态对待朝鲜。文在寅就曾经单方面提出在2045年实现统一的时间表,令朝鲜方面惊讶不已。

这些举动无疑大大加深了朝鲜对韩国的疑心,在军事手段上,这种疑心转化为了对核武器开发的投入,而在称呼问题上,这种疑心推动了“两国论”。

开头所提的金与正副部长以“大韩民国”称呼南方其实并非孤例。朝鲜已经在2021年的第八次党代会上,在劳动党章程中加入了似乎改变对韩国看法的字句。当时,朝鲜在劳动党章程中删除了“在全国范围内完成民族解放民主主义革命任务”的字句,加入了“在共和国北半部建设富强文明的社会主义社会”等内容。

说到底,无论朝鲜如何称呼韩国,还是韩国如何称呼朝鲜,表面争夺的是“名分”,背后争夺的关键在于由谁来主导统一。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攻守之势并非一成不变,过去几十年半岛局势的浮沉已经证明过了。若韩国以为抱紧美日大腿就能“永葆优势”,那恐怕还是太狂妄了一些。


Copyright © 2023 猫头鹰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皖ICP备2022016941号-1 邮箱:vkrm15@163.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